长三角万亿GDP城市增至8个 世界级城市群“聚合效应”显现

原标题:长三角万亿GDP城市增至8个 世界级城市群“聚合效应”显现

记者 胡金华上海报道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年,长三角江浙沪皖四地的经济表现如何?伴随着过去一周三省一市两会政府报告的相继出炉,长三角城市群经济成绩单也露出真容。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三省一市中,江苏省2020年GDP以10.27万亿元排名全国第二,浙江省以6.46万亿排名全国第四,上海以3.87万亿排名全国第十;安徽省则以3.86万亿排名全国第十一。长三角地区2020年GDP总量占全国的五分之一。

而值得关注的是,在长三角26个城市群中,又有两个城市GDP迈入万亿大关,分别为安徽省会城市合肥以及江苏下辖地级市南通。1月26日,合肥官宣2020年生产总值为10045.72亿元;1月24日,江苏南通市市长王晖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2020年南通全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0036.3亿元,顺利跨入“万亿俱乐部”。

“2020年对于中国及其全球而言,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当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仍在被疫情困扰的时候,中国以极其强大的毅力和韧性率先战胜疫情,同时在恢复经济上走在了世界的前列。长三角一体化是国家战略,长三角经济发展尤其不能拖后腿,所以我们看到三省一市以及各城市的年度成绩还是比较欣慰的,在疫情冲击之下,合肥和南通GDP均迈入万亿大关,使得长三角地区有八个城市进入万亿GDP俱乐部,这是相当不容易的。”1月27日,苏中地区一所大学教授陈武粱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不含港澳台)GDP数据一览表,

合肥、南通跻身万亿GDP俱乐部

对于长三角城市群中的每一个城市而言,GDP跻身“万亿俱乐部”是经济实力和城市地位的象征。

截至目前,新晋的合肥、南通,加上上海、苏州、杭州、南京、宁波、无锡,长三角已有8个万亿GDP城市,算上其它省份晋级的福建省福州、泉州、陕西的西安、山东的济南,全国一共有23个万亿GDP城市,长三角占1/3强,万亿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越西藏、青海、宁夏、海南、甘肃五省的GDP产值。

合肥与南通的晋级,对于长三角的区域经济发展而言,是一个重大的利好。对这两个城市来说,也意义重大。

“半年负转正、全年过万亿的奋斗目标成功实现,京东方面板出货全球领先,长鑫存储实现量产,维信诺柔性显示产线点亮,联宝科技率先跨越千亿,联合利华成为‘全球灯塔’工厂,中国声谷实现‘双千’目标。蔚来中国、欧菲光产业园、神州数码等项目落户合肥。到2025年,合肥GDP力争达到1.6万亿,人均GDP进入长三角城市前十,综合实力进入全国前二十,并打造全国重要的先进制造业高地。”1月20日,中共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虞爱华在合肥市政协第十四届四次会议闭幕式讲话中如是指出。

在业内人士看来, 这些成绩助于合肥实现建设长三角城市群副中心的目标。

而对于南通来说,作为江苏江北地区唯一一个GDP迈入万亿级的地级市,意味着它朝着“具有显著影响力的长三角活跃增长极”和“长三角一体化沪苏通核心三角强支点城市”这两个目标又迈进了一步。

“习近平总书记在2020年11月出席完上海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后,赴江苏考察调研头一站就是南通,在考察当地推进长江岸线环境综合治理、实施长江水域禁捕退捕等情况后,又前往南通博物苑参观张謇生平介绍展陈,了解张謇实业救国、发展教育和社会公益事业的事迹,大力弘扬民营企业家的精神。这对于南通来说,是极大的鼓励和鞭策,我们相信南通未来的发展会更好。”对此,南通市发改委一位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在陈武粱看来,南通一直被归为“苏北”的行列,地理位置尴尬,与上海虽然仅仅一江之隔,却并没有如苏州、无锡那样享受到上海经济“溢出”效应。但是南通多年来是真正靠着众多民营企业的埋头骨干,也没有过度依赖外向型经济的拉动,一步步将自身的GDP做到万亿规模。

“也正是如此,意味着南通的经济前景有更大的广阔空间,随着长三角第三大机场落户南通,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将成为‘十四五’时期南通的一个重要抓手。”陈武粱表示。

据其介绍,南通产业结构整体上仍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创新资源不足。南通市统计局数据显示,全市累计产值排名前五的行业为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纺织业、通用设备制造业、金属制品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排名第六位。

就在南通新近发布的“十四五”规划建议中,南通表示未来加快建设制造强市,这在南通现代化建设全局中居于核心地位。“十四五”时期,南通坚持大抓项目、抓大项目,再突破一批百亿级乃至千亿级重大项目,推动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深度融合,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世界级城市群聚合效应已彰显

从长三角各大城市发布的2020年“成绩单”来看,长三角城市群作为公认的世界六大城市群之一,已经显示了强大的聚合能力,具备冲刺更靠前的城市群位置实力。

“与珠三角、京津冀相比,长三角没有出现如珠三角一般‘一枝独秀’的局面,也没有出现京津冀的‘吸附效应’,而是各个城市都在争奇斗艳,走出自己的特色发展之路。上海作为长三角的经济龙头,没有挤占其它兄弟城市的资源,反而将金融资本往外输出,其它城市也没有‘等靠要’,而是不断壮大自身与时俱进的谋求转型。这对于要立志成为具有国际强大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而言,是必不可少的条件,每一个城市都找到自己的定位,每一个城市都与其它城市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互相促进、彼此发展。”对此,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王振分析指出。

事实上,早在2016年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就通过《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培育更高水平的经济增长极。到2030年,全面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这份规划中提出,发挥上海中心城市作用,推进南京都市圈、杭州都市圈、合肥都市圈、苏锡常都市圈、宁波都市圈等都市圈同城化发展在扩大开放方面,要大力吸引外资,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探索建立自由贸易港区,推进贸易便利化在产业发展方面,要强化装备制造、信息技术、生物制药、汽车、新材料等高端制造业关键领域创新,发展金融、研发、物流等现代服务业。

这些目标,在经过近五年的奋斗之后,都已经落实推进并取得了不菲的成果。

“如果从今天的标准看,长三角城市群在人口规模和地域面积上远远超过了世界前五大城市群,这五大城市群分别为美国大西洋沿岸城市群、美国五大湖城市群、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英国伦敦城市群、欧洲西北部城市群。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这五大城市群的人口规模都不到一亿,地域面积也远小于长三角城市群。然而世界级城市群的比拼不仅仅是人口和地域,还要看经济、金融、人文、交通、市政等诸多软实力的比拼。当下长三角涌现越来越多的万亿级GDP城市,不过这些城市仍然需要扎实做好内功,只有打下更坚实的基础才能在世界级城市群中站立鳌头。”1月27日,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教授吴波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